那被引进去的郭老头和郭小姐,到底还是颇为感

发布时间:2018-05-24 19:48:29   编辑:彩票投注平台_专业彩票投注平台推荐浏览人次:59

 被顾铮这么一说,对面那转圈圈的二位立刻就停了,嘴巴张的那叫一个大,别提多尴尬了。
 
    他们想当然的就带入了顾铮的原貌,却忘记了上台表演的顾铮他的脸画的是那般的平凡了。
 
    “行了啊,该干嘛干嘛去,大不了我们明天画的更丑点,不就得了吗!”
 
    这边的人陷入到了短暂的安心的状态之中,但是在吉庆班的白莲,内心却是躁动不已的。
 
    此时,那个在倭国伪政府中担任后勤主任职务的,她的另外一位入幕之宾,现如今正在给白莲面前又把一兽又看上了哪个戏子的消息,分享给自己心仪的姑娘,以博取美人一笑。
 
    因为这个哥们发现,白莲对于梨园行中的新闻不是一般的感兴趣,每当听说有什么美人又被糟蹋的时候,在那个最终的名字没有说出来的时候,她都会紧张惊慌上几分。
 
    于是,今天的他在接到了倭国人的通知之后,又兴冲冲的过来与白莲分享他所掌握的第一手的消息了。
 
    “白莲姑娘,我跟你说啊,这一次被一兽盯上的啊,又是个男人。”
 
    “唱小生的吧?”听到这里的白莲,持茶的手微微的颤了一下:“这一兽将军的喜好,还真是庸俗。”
 
    “没错!”丝毫不觉得骂老板有什么不对的狗腿子,有些讨好的把脑袋一探:“这次可是新鲜,估计这一兽也没调查清楚,他这次选的还真是有才华没样貌的一位,据说是这个月刚刚兴起来的北平第一角儿,东篱茶园唱小生的顾老板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里,对面的白莲手中的茶杯终是没有端稳,过于惊诧的她,就将内里的茶水洒出了大半:“怎么可能?那顾老板不是听说姿容一般,只是台风灵性,唱功极佳吗?对于一兽那种的只看样貌的半吊子货来说,他怎么会对那位感兴趣?”
 
    “哎呦,裙子湿了,我帮你擦擦!”
 
    “擦屁!”一改往常的清雅高洁,看着抓不住重点的恩客,白莲直接就爆了粗口,露出了她的本性:“赶紧给我接着往下说。”
 
    被白莲一声怒骂给惊着了的狗腿子,竟然不怒反乐,奴性十足的就接着话题说了下去:“这事也是赶巧了,估计一兽明天看到了那位顾老板的真容之后,也是立马拔腿走人的份,他以为第一小生指的是颜值排名啊?”
 
    “这倭国人,哪里懂我们老祖宗留下的戏曲精粹所在啊。”
 
    听到了这个纯属就是意外,压根就不是顾铮的容颜暴露所惹得祸,一旁的白莲终于是平静了几分,她朝着对面正一脸期盼等待表扬的狗腿子微微一笑,在对方被迷得晕头转向了之后,就朝着身后的大门口招呼了一声:“送客!”
 
    毫不犹豫就将对方赶了出去。
 
    这就是个用完了就扔的典型。
 
    压根就不注意狗腿子那瞬间石化片片碎开的真心。
 
    此时的白莲正在与自己的内心,还有她的那个奇遇白莲花系统坐着双重的斗争。
 
    明天我要不要去现场看着点情况呢?
 
    要是有个意外,我这四九城第一的红牌,身上的能量还是有几分的。
 
    好歹,也能替那个蠢师弟拖延上片刻吧。
 
    一想到这里,那个附着在白莲头脑中的白莲花系统可就不干了。
 
    ‘警告,警告,系统尚未升级到5级,建议远离危险目标。’
 
    ‘更何况,你不是与你那个顾师弟不合吗?为什么要因为担忧的他的安全,不顾一切的凑上去?’
 
    这危险目标是谁啊?顾铮呗。
 
    逃过一劫的白莲花系统虽然在此后的短短的两个月内,因为白莲勾搭男人的给力而顺利的升了两级,但是顾铮第一次与之见面时,所给它带来的强烈的压迫之感,它还心有余悸。
 
    防火防盗防顾铮,这是系统的首要选择。
 
    可是系统不知道,它那有些执拗的宿主,你越是阻止她,她越是来劲。
 
    这女娃是拧巴的。
 
    在这警报声终于循环播放完毕了之后,一直安定的坐在梳妆台前的白莲,只是对着偌大的镜子微微一笑:
 
    “我们从小在所有人的面前都是不合的。我白莲是见不得你好,可是这不好也不要是你栽在别人的手中的不好。”
 
    “我可不像那假仁假义的青眉,什么都挂在脸中,她要是个好的,就应该像我这般与你断绝个彻底。当初就不应该拖累你,早早的碰在楼内的墙上死了一了百了!”
 
    “有时候啊,对你真正好的人,不是你的朋友,而是你的敌人啊。”
 
    “师哥,我白莲明天就要听你唱戏了,看看你得到了师傅的几分真传,你可别让我太失望啊。”
 
    顾铮能让白莲失望吗?自然不能。
 
    虽然他已经再三嘱咐过郭言,第二天开戏的时候,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的,一切如旧,可是当顾铮看到了郭言专属的听戏的楼子中,那被引进去的郭老头和郭小姐,到底还是颇为感激的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用郭少爷的话说,虽然他的脸面在倭国人的面前是半分也无,可是作为郭半城的他爹,能量可是大得惊人的。
 
    为了稳定一个城市的民心,无论是南方兴起的革命军还是驻扎在城内的倭,都要卖他爹几分的面子。
 
    因为这个先知先觉的老头,早在战争刚有点爆发的苗头的时候,就将小半贸易生意与花旗国与得国,分属两个不同势力的商人们合了股。
 
    他家也算是国际商人的身份了。
 
    反正郭老头也惜才,要是在开戏后有点什么突发状况,也能帮顾铮脱身不是。
 
    对于郭言的善意,顾铮也只能用感激的眼神回望了过去,因为已经装扮好的他,这就要踩着锣鼓点上场了。
 
    这一次的开戏,与往常没有什么区别,依旧是人山人海,但是有一处地方,它却是宽敞的吓人。
 
    那个地方就在戏台的正下方,原本是摆放了两张贵宾桌,专门给那些捧角儿的二世祖们准备的。
 
    现如今那两张桌子却被撤掉,换上了一方红澄澄的巨型方木桌,上边十分雅致的摆了一溜的倭式茶点。
 
    当中一个白瓷小炉,炉子上边还咕嘟嘟的冒着热气,温着一壶在冬日里难得对胃的红茶。
 
    这般不中不洋的布置,就是寺内一兽的后勤主管的功劳。
 
 116 这是来添乱的!